久戍人已老,長征馬失蹄,匯市如疆場,壯士裹屍還!   我初入投資市場的時候,是抱著一顆勤學苦練的心,著實是狠拍了好幾位老 ...

| 发表于 2020-11-4 23: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久戍人已老,長征馬失蹄,匯市如疆場,壯士裹屍還!

  我初入投資市場的時候,是抱著一顆勤學苦練的心,著實是狠拍了好幾位老牌分析師的馬屁。閒暇時節,經常一起瞎侃,還給他們買軟中華抽。

  其中一位,我記得特別清楚,姓徐,我叫他徐哥,跟我聊得最好,給我講了很多投資經驗,也說了很多投資人的故事。其中各種起起落落,著實讓人唏噓。

  一天,在辦公室坐著瞎侃,行情波瀾不驚,我給徐哥點上了一根。徐哥指著那頭正全神貫注地盯著大螢幕的一位幾乎滿頭白髮的老哥問我:“你看他有多少歲數?”

  徐哥指的那人姓王,大家都叫他老王,那時候還沒有“隔壁老王”的梗。我認識,來公司考察時,還聊過兩句。

  我看了看對徐哥說:“這滿頭華髮的,得有五十好幾了吧”

  徐哥緩緩地吐出一口青煙,繚繞在頭頂:“他比我大三歲,今年才三十八。”

  我很是驚訝,雖然平時對人的年齡和相貌不怎麼敏感,但不可能看走眼這麼多。

  “其實是他那一頭白髮,讓他顯得年齡偏大”徐哥緩緩的說道:“他進入這個市場也就是三五年的時間,剛來的時候看起來很年輕,一頭黑髮,是非常精神的一個人,可是現在,唉……”

  我趕緊給徐哥又續上一根“華子”,聽他講那過去的故事。

  老王以前是做生意的,以前在楚河街開了一家玉器店,生意也還可以。後來他媳婦在楚河街接下了一家家政公司,他就把店盤出去了。那些年賺的錢除了給媳婦留下些生意上的周轉資金外,大概有五十來萬,大部分被他拿來投入到投資市場上了。

  老王來公司是開一輛寶馬來的,當時的寶馬還不像今天那麼氾濫,所以徐哥說他那時對老王印象特別的深,認為那就是傳說中的大戶。

  據說剛進入投資市場的人是有“新手運氣”的,老王也不例外,不到一個月,他那五十來多萬就變成了一百五十多萬了。一時間風頭無兩,成了公司的明星,交易群的小散戶都非常地羡慕,只要見到他就向他取經。

  一次公司的一位分析師跟老王聊了一會之後,委婉的對老王說:“寶馬檔次是夠了,可你也得為老婆孩子儲備點備用金啊,做這個畢竟不穩定,留個十幾萬塊錢在這裏就可以了。”

  當時徐哥跟我也在場,後來我去問那位分析師為什麼,大家其實也知道,我們做分析的,客戶的資金越大是越好的,因為這樣才好控制風險,所以我們通常是不會給客戶提出資的要求的。

  大佬說:“他交易完全沒有一套完整的策略,憑感覺殺進殺出。從來不設止損,也不知道什麼叫輕倉,每次進場都是滿倉,太危險了”

  就這樣過了僅僅不到三個月,事情發生了翻天覆地地變化。

  老王在一次滿倉操作中被套,還死不止損,公司風控部門幾次找他談話,都拒不平倉。最後被公司分幾次強平,帳戶上剩不到一萬元。

  就在這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裏,老王的頭髮明顯得白了很多,人看起來也沒了精神。

  之後老王消失了半年,再次回來的時候,騎著一輛電驢子。這次老王又有了三十來萬元,我知道,是寶馬換了電驢了。

  然而他的操作手法還是沒有任何改變,仍舊是不分行情地滿倉進出。結果麼,我不說大家也心知肚明。又是不到三個月,賠的只剩兩萬多塊了。

  這次老王沒有消失,而是以做生意需要周轉資金的名義,把住的房子抵押給銀行,貸款五十萬元繼續在投資市場搏殺。

  在這之前徐哥他們苦勸,讓他不要這麼做,然並卵,最終老王還是從銀行拿到了錢。

  這次運氣再次降臨到老王頭上,短短一個月時間,他的五十萬元變成了近百萬。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举报

评论 使用道具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