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自主,全面开放

| 发表于 2020-8-24 21: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现在的地缘政治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完全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十几年来的文章和政策分析都摆在那里,很清楚地显示出,此前判断的趋势轨迹与现实是一致的。有因就有果,如果事物的发展逻辑定义得准确,就没什么可吃惊 ..

现在的地缘政治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完全没有出乎我们的意料,十几年来的文章和政策分析都摆在那里,很清楚地显示出,此前判断的趋势轨迹与现实是一致的。有因就有果,如果事物的发展逻辑定义得准确,就没什么可吃惊的。今后的问题在于,形势已经发生了大变化,这个大家都知道了,但形势究竟变化了什么,很多人还不清楚;现在的形势,究竟发生了多大程度的变化,也并不清楚。这就需要对一些真正的大问题,进行略微的梳理,同时需要适当地加以定义。

首先,形势变化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全球化问题,现在我们处于全球化中的逆全球化阶段,因此面临的是世界市场的大局面,是收缩、修正和调整。很显然,一帆风顺,不断上扬,持续增长的局面已经没有了,这是形势的一大改变。当然,过去很多学者和官员说了几十年的全球化,规划和计划也是这样搞的,想的都是全球产业链的布局,所以一下子还转不过弯来,那对不起,只好委屈一下,错了就是错了。赶紧改,或许还来得及。总之,全球性的外部市场处于纷争之中,这趟混水,很难加入进去得利,我们还得更多地考虑眼睛向内,搞好自己的事情。

其次,财政紧张,第一句话是,没钱;第二句话是,还是没钱,第三句话是,可能长时间没钱。所以,过紧日子,绝对不是一、两天的事情。疫情和洪灾危机这么严重,但国家能拿得出手的钱都没有多少,可想而知,现在财政紧张到什么程度了。更麻烦的是,中国是从生产型社会,正在走向消费型社会,这中间有大量的过剩产能以及债务,必然会拖累财政,长时期更加紧张。这种时候,是加强市场建设的时候,不是一切指望政府的时候。只有市场繁荣了,包括资本市场繁荣了,没钱才能变成有钱,债务才能变现。市场建设今后怎么走,当然要看中央的决心。不过,大的局面就是这样了,什么都不做,肯定不行了。

第三,产业布局必然要调整。中国东南沿海的经济起飞原来依靠的是世界市场,后来依靠的是房地产,现在因为地缘政治以及房地产政策,必然会出现结构性的调整。原有外部市场已经动摇,房地产市场即便还能发展也接近到顶。所以未来东南沿海也必须更多的眼睛向内,推动产业向中西部转移,谋求扩大中国内部市场。实际上,现在世界地缘政治的险恶,对于中国东南沿海各省市的威胁,远大于中西部。中西部是发展和扩张的问题,东南沿海是抵御风险、降低损失的问题,两者根本不一样。未来只有东南沿海与中西部实现了融合发展,中国经济尤其是产业才能稳定。

第四,稳定变成了一场竞争。现在的世界形势和中国经济,比拼的就是看谁能稳的住。这里的稳定,指的是结构上的稳,整体上的稳,不能再走极端,政策必须以寻求均衡为大目标。太快、太慢和急转弯都不好,风险条件下,走的快,失败的也快,当别人纷纷落马的时候,剩下的就是英雄,这就是稳健的意义。日本在整个20世纪,也曾经很冲动,但在几起几落,付出惨重代价之后,总结20世纪的经验,最后就是一部“和平宪法”,还是稳为上策。

第五,谋发展,谋大局,要看底线思维。现在形势千变万化,过去根本不相信可能出现的情况,全都出现了。这里面的经验和教训有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底线思维,想清楚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总是假装看不见,这是最危险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结合现在的疫情和形势现状,我才说各地现在的“十四五”规划太乐观,很多地方可能出现“第一个无法完成的五年计划”。

当然形势上面还有很多的情况,这里只能说这么多。现在的一切都是既成事实,构思发展只能是在既成事实的基础上考虑。在既成事实面前,怎么做?其实,大的方向已经有了。

2020年5月1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首次提出,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今年5月份“两会”期间,**主席提出,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大方向的战略应对,现在已经明确了。

今后的问题在于,在方向明确的大前提下,道路要如何走下去?我总结和思考的概念,就是这“八字方针”——独立自主,全面开放。这就是要摆开一付拳击的架势,一手在里,一手在外。在里面的一只手,就是独立自主;在外的一只手,就是全面开放。

独立自主,指的是中国经济的“内循环”,指的是“家里的事情”要办好,而且这个要独立自主。那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产业部门、金融部门;重要的经济区域和重要的城市经济,对中国经济至关重要的关键资源组合,要更多靠自己的力量来做大、做稳、做强、做好。只要实现了这一点,最起码自己的吃喝用度不犯愁,而且中国的市场空间就能扩大,就能在世界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力,中国的消费就能在经济增长中表现出支柱性的作用和价值。反之,如果高度依赖国外市场,高度依赖国外资本,那么所受外部影响就很大,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产生波动,就别说世界市场发生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了。在这个方面,拉美国家的经验和教训,要特别引起重视,中国会不会掉入“拉美陷阱”,看的其实就这个。现在连基本的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都很难实现,同样也证明了这个问题的严峻性。

全面开放,指的是要应对现在的世界大局,必须保持全面开放。其实,现在的世界大局,虽然趋势明显存在,但并非是千篇一律,世界各国彼此的矛盾明显存在,欧洲与美国在很多问题上是不一致的,日本与美国也同样如此,即便是现在看似紧跟美国的澳洲,与美国也存在明显的利益划分和协调问题。世界并非是铁板一块,这就要求中国要着眼于现在的世界大局,进一步扩大开放,而且这种开放是“一碗水端平”的开放,不是那种着眼于双边关系的开放。如果是那样的话,即便中美之间达成了协议,欧洲也会找上门来谈判,要求同样的条件和利益。中国的利益在各国纠缠下步步被挤压,不断后退。与其那样,不如“一碗水端平”,开放索性就开放到底,大家都一样,敞开怀抱,欢迎世界资本来共享中国市场的发展机会。只要看清楚并且相信中国确实是在这样做,那么可以预期,世界资本一定会把中国当作资金避风港,前来寻求分享中国市场。制造业资本走了,金融资本还会来,所以中国也就依然拥有与世界市场融合发展的机会。

所以,“内循环”与“外循环”,国际和国内两个循环,的确是可以融合发展、并行不悖的。关键是八个字——独立自主,全面开放。至于全面的改革,当然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本是题中之义,天地之基础,没有改革,全面开放是根本无法实现的。只要“独立自主,全面开放”做的好,甚至世界局势都会得到缓和,最起码也为局势的缓和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至于现在大局演变中最重要的抓手,其实就是两个:一个长江经济带和长江黄金水道的建设;另一个就是“氢能社会”的建设。长江经济带和长江黄金水道的建设,不仅仅是一个产业转移的问题,更大的前途在于中西部消费市场的建设以及城市建设,并且由长江而扩展到整个中西部,这才是本意。中国的基础设施还是要搞的,但在哪里重点搞,这是一个宏观上的战略问题。在财政资源紧张现实下,我认为重提长江经济带和黄金水道的建设,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至于“氢能社会”的建设,根本目的是解决中国能源安全的问题,从根源上解决中国能源被“卡脖子”的问题,不能仅仅理解为是电动汽车的小问题。实际上,从现有技术条件来看,“氢能社会”的建设目标是唯一现实的解决方案,对中国的稳定和发展,意义极其重大。

笔者以为,中国未来的“十四五”建设重点,包括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就应该这两点。高科技和电信的发展虽然重要,但并非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甚至有可能出现,“独立自主”没有实现,反倒更加依赖外部市场的情况。与其那样,还不如把中国未来的建设重点,踏踏实实的放在“独立自主,全面开放”之上,真正走上稳定发展的道路。

面对复杂的国际地缘政治形势,中国需要调整发展策略。在推动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大方向之下,中国未来的道路如何走下去?需要的就是“八字方针”——独立自主,全面开放。(分析来自“安邦100+”高端讨论群组平台)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举报

评论 使用道具

发新帖
EA交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