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最多的人,通常是最着急收回损失的人

| 发表于 2022-6-22 00: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1、聪明的投资者首要考虑的从来不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永远不赔钱。

2、尽管金融分析通常会很复杂并且烦人,但是其思考过程与你去杂货店买东西并没有太大差异。

3、关注价值而非价格,必须成为投资者本能的思考策略,这必须成为一种投资纪律。

4、恐惧使理智的人忽视决定股票价格的财务现实。当恐惧代替合理分析成为定义股票的关键因素时,往往会引发行动,多数人想卖出。

5、恐慌时买入,自信时卖出。好的交易员和投资者就是这样做的。

6、那些亏损最多的人,至少是在股市上亏损的人,通常是最着急收回损失的人。

以上观点,来自美国《巴伦周刊》资深财经主笔史蒂文·西尔斯在《不屈不挠的投资者》一书中的总结。作为华尔街敏锐的观察家之一,西尔斯就普通投资者如何自我防卫、规避资本市场的陷阱、提高投资成功概率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精彩见解。
首先,他提醒了几个投资者失败的常见误区。比如混淆价格和价值,总是因为恐慌而卖出,并过度相信媒体包装过的股神传奇。他坦言那些亏损最多的人,通常是最着急收回损失的人。
其次,他认为糟糕的投资者和成功的投资者的想法差异巨大:一种想法能导致投资者最后把利润以及全部或部分的原始资金全都还给股市,另一种想法则能使投资者留下多数利润。
最后,他用约翰·保尔森(John·Paulson)的逆向投资案例,强调“逆向思维”才是正确的投资思考逻辑

“逆向思维主义就像潜水艇的声呐一样,有助于你克服恐惧,提醒你不要贪婪”。

01 失败投资者的误区
1、分不清价格与价值
在金融世界里,价格和价值被当成了近义词。当你用价格和价值的视角来审视市场的时候,你就会逐渐发现一个“安全差”。
安全差这个重要概念,是由巴菲特的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提出。
安全差是股票的内在价值和市场价格之差。内在价值是公司根据财务分析得出的价值,它不同于股市的价格。
尽管金融分析通常会很复杂并且烦人,但是其思考过程与你去杂货店买东西并没有太大差异。
如果花1美元就能买到一罐豆子,那你决不会掏50美元。但这个简单的区别到了股票市场往往就变得模糊了。
在股市上,几家大银行的分析师会给50美元的豆子做出强烈推荐买入的评价,并建议卖出便宜的豆子。
他们会发表研究报告,说50美元的豆子是全世界最好的豆子,这家企业的管理层才华横溢,消费者需求巨大而且缺口在不断增大。
很快,50美元一罐的豆子的价格会上涨,随着人们对华尔街神奇豆子的兴趣增加,价格逐渐到顶。
而只卖1美元一罐豆子的那个公司看起来就比较乏味。很少有分析师会写这家公司相关的报告,人们都希望投钱给神奇豆子。
这个例子也许听起来有些离谱,但确实表明市场价格由多方力量决定,而有些力量毫无道理,是一派胡言。
市场价格受到情绪的影响,可以由于恐惧、高兴甚至仅仅是不合理的行为和想法而升高。
但资产的价值不等同于价格。清楚掌握二者的区别,对投资者来说十分重要。
价格易于理解,而价值不是。分析价值需要点思量和一些数学知识。最简单的衡量价值的办法就是看市盈率,市盈率可以很快告诉你一只股票的价格是有溢价还是折扣。
对很多投资者而言,很难证明用超过盈利20倍的价格来购买一只股票是合理的。市盈率越高,投资者期望就越高。
这种股票只要遇到一次糟糕的收益报告或是出现问题产品,就会导致价格下跌。快速成长的股票通常有较高的市盈率,因此有必要将这样的股票与相似股票做对比,或是观察行业指数或交易基金。
如果一只股票的表现超过了同行业的相似股票,一定要找到原因。这个原因将会决定这只股票的收益究竟是临时的还是可持续的,或者是将要出现其他问题的迹象。
关注价值而非价格,必须成为投资者本能的思考策略,这必须成为一种投资纪律。
2、总是因为恐慌而卖出
坏消息会令没有经验的投资者感到恐慌。
他们停止思考,开始有所反应,于是个人理智没有了,整个群体一起行动,所有的股票都被看成是糟糕的,没人去思考每只股票的优势。
在调整期,所有人都冲向同一个门。大幅下跌改变了市场的基本构成,人们根据对市场新闻的情绪反应来卖出股票,并且人们的情绪反应又因大众行为而加剧。
恐惧使理智的人忽视决定股票价格的财务现实。当恐惧代替合理分析成为定义股票的关键因素时,往往会引发行动,多数人想卖出。
而正确的做法恰恰相反,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买进。
这里面有一个市场真理:恐慌时买入,自信时卖出。好的交易员和投资者就是这样做的。
这种看似奇怪的规则为胆大的人创造了利润,同时为那些恐慌抛售的人带来损失,这条规则也能够帮助大家将损失降到最低。
自然的趋势是当股市大幅下跌时卖出,但是如果你因为某个具体的原因买入股票,例如分红、销售量上升、企业财务状况好等,那么当其他人恐慌销售时你就没有必要恐慌。你卖出就等于是低价卖出你高价买入的东西。
谁获利?华尔街!谁亏损?你自己!
3、相信媒体包装过的股神传奇:巴菲特没这么说过!
市场总是教导普通投资者买入并持有,而每当有人怀疑买入并持有的投资方法可能存在问题的时候,沃伦·巴菲特就被拿出来当作挡箭牌。
这个伟大的股票投资者让买入并持有投资成为一件容易而自然的事情。当然,如果你选对了股票,当然要买入并持有。
然而真相是,即使是这位“股神”也要卖股票,调整投资仓位,甚至改变主意。
他最常被引用的一句名言是“我最喜欢的投资期是永恒”,这句名言使他头上的光环更加明亮,并且模糊了其他的事实。
巴菲特很少对外说卖股票或是错误的投资决策,他只把这些写进了企业文件里,他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要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报送这些文件。
这些报告通常枯燥难懂,不像他的致股东的信那样受到金融媒体的热捧。
残酷的真相其实是——买入并持有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很多人误解了这个概念,并且使用效果也很糟糕。
02 聪明的投资者永远先考虑如何不赔钱
成功的投资者和市场上的其他人都不同,他们的想法和行动都是违反直觉的,也许可以用一句简单的话总结一下:糟糕的投资者想的是如何赚钱,而成功的投资者想的是如何不赔钱。
这是每个投资者都应该知道的原则。读懂这句话,你才有可能从股市上获得真正的成功。
糟糕的投资者和成功的投资者的想法差异巨大:一种想法能导致投资者最后把利润以及全部或部分的原始资金全都还给股市,另一种想法则能使投资者留下多数利润。
尽管好的投资原则看起来像是常识,但股市之外的人士并不知晓。
这就是这么多人在市场上失败的原因之一:他们缺乏一种简单、合适、有纪律的投资决策框架。
多数人只想着怎么致富,并且迅速致富,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各种方式,承担更大风险来获取利润并收回损失,通常收效甚微。
他们继续攀爬在股市的风险阶梯上,追求更高风险投资的高额回报,却没有真正明白自己所面临的风险,以及失败的原因。
问题不一定是人们太过贪婪或者愚蠢,不知该如何避开股市的风险,而是储户越来越多地进入股市,尽管他们过去甚至现在仍然是金融“文盲”。
这些新的投资者还只是从平民的角度来思考,而不是从投资市场的角度,这个断层是致命的。
不能简单地期望经济改善,或者以另一个牛市来消除人们的金融难题,而是要聚焦那些经过时间证明是正确的投资市场的事实和想法,长期以来,当其他投资者陷入困境时,这样做能够保证那些优秀的投资者的安全。
如果你认为人们能从亏钱中吸取教训,那你就错了。那些亏损最多的人,至少是在股市上亏损的人,通常是最着急收回损失的人。
其中的道理非常有趣,也是了解为什么投资者陷入盛衰周期的关键。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前首席战略师、现在贝莱德公司就职的马克·泰博斯基(MarkTaborksy)说:

“如果有人在市场上投了很多钱,然后亏损了,他们的反应是立刻跳回市场,因为不赚钱的风险比亏掉剩余钱的风险要大。”

03 正确的投资思考逻辑:逆向思维
那么,正确的投资思考逻辑是怎样的?市面上流传着各种所谓的投资法则、宝典,但一切的一切,还是让我们从底层看起吧。
首先,作为基石,作为股市的情绪之锚,逆向思维者是个好的起点。当你更了解市场,了解如何应对压力,分析机会时,你最终将会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
逆向思维主义就像潜水艇的声呐一样,有助于你克服恐惧,提醒你不要贪婪。
在2005年,约翰·保尔森(John·Paulson)还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基金经理,当他开始质疑美国的房价上涨过快时,人们认为他是个傻子。
当他一年赚了40亿美元时,人们认为他聪明极了。从无人知晓到成为众人羡慕的华尔街空神,他故事完美地演绎了逆向思维的重要原则。
保尔森做了自由市场历史上唯一的也许是最大的逆向投资。他不相信“美国房价从来没有经历过全国性的下跌”这个当时华尔街的主流观点,决定自己去验证一下。
在查看房价数据的时候,他发觉华尔街在论证观点时所采用的数据一般只追溯到二战时期。

“必须要追溯到大萧条时期(注:1929年至1933年),找到全美范围内房价下跌的时期。他们在分析中没有考虑这个因素。”

他就此询问了银行,银行答复说,即使房价下跌到0,那最多也就是短期的畸变,房价很快会重拾升势。
所以,保尔森重新审视华尔街用来分析房地产市场的方法,他发现这些数据都是基于名义价格,这会误导人们,因为它包括了通胀。
名义增长率在20世纪70年代很高,因为当时有高达两位数的通胀率,但是保尔森认为实际增长率很低。
当他把名义价格转化为实际价格时,在25年的时间跨度里,他发现房价在他的记录时间内并没有像2000—2005年涨速那么快。他说:

“我们的意见是房价被高估了,将会进行调整,购房按揭的抵押品质量很差,很有可能会发生巨大的亏损。”

他开始组建自己复杂的投资组合,寻找一旦房地产市场崩盘可以增加价值的产品。保尔森说: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即使是我们的朋友,也认为我们是错误的,并且为我们感到惋惜。”

美国金融危机委员会调查员问他:“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你是错误的?”保尔森回答道:

“除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加利福尼亚州出现的移动式住房出现过违约之外,投资级抵押债券从来没有违约过。

除了那一点少量数据外,从来没有投资级抵押债券违约,而且房价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全国范围内的下跌,所以他们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同时当时抵押债券的亏损率超低,所以他们在全行业找不到任何问题。”

保尔森一开始怎么会想到要质疑房地产市场的主流观点呢?从很大程度上说,这是源于一种历史感。
他生于1954年,活了很长的时间,经历了金融史上的兴衰周期。保尔森说:

“经过了周期和太平时期,我接受了这样的观点,即信贷市场和房屋市场都是周期性的,二者都会在质量和定价上达到峰值,然后就会下跌。”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打赌市场会下跌,很多人更容易打赌股价会上涨。在危机期间下赌注往往会吓倒多数人,但智者总是眼光独到而果决。
2008年9月底,在次贷危机爆发期间,当没人愿意和银行扯上关系的时候,巴菲特向高盛银行投资50亿美元。
当时,世界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刚刚宣布破产,美国政府接管了房地美和房利美,救助了美国国际集团。
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分两次用50亿美元购买了永久性优先股份,股息10%。
巴菲特还得到了担保,可以将合约转换为股票,也就是说以每股115美元的价格购入50亿美元的高盛普通股。
《华尔街日报》称,这笔投资表明次贷危机以来对金融系统的信心在本月初得到了加强。当高盛银行在2011年还贷款的时候,巴菲特的获利高达17亿美元,相当于每天收入19万美元。
可见逆向思维的重要,而购买恐惧果然获利丰厚!
如果有帮助,就支持一下我呗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举报

评论 使用道具

发新帖
EA交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